正文部分

2%的人拥有82%财富!中国离“橄榄型社会”还有多远?

最近,各大银行年报相继出炉。其中,各大银行的私人银行数据尤其引人关注。2018年包括股市在内的各类资产价格明显下行,然而财富顶端的私人银行资产规模仍然维持增长态势,2018年增加超8000亿。占据财富顶端的少数富裕人群,持有着多数的社会财富。

业界认可的招商银行私行以2.04万亿元的规模,继续稳坐头把交椅,仍是唯一过2万亿的私行;位居其后的工行中行建行争夺激烈,中行私行规模以1.4万亿反超工行,坐上第二的位置。招商银行私行户均资产规模领先。虽然招行私行规模遥遥领先,但客户数7.29万户却不如几家大行,招行单一客户资产量更大,户均总资产约2800万元。

招行披露的数据相对详细,包括客户的门槛1000万以上。截至报告期末,私人银行客户(指在本公司月日均全折人民币总资产在1000万元及以上的零售客户)72938户,较上年末增长8.19%;管理的私人银行客户总资产20392.90亿元,较上年末增长7.03%,增长了1340.23亿元;户均总资产2795.92万元。2017年底数据,管理的私人银行客户总资产19052.67亿元。换句话说0.05%的人占了30%的资产。金葵花客户,也就是日均50万元以上的高端客户,一共有235万户,总资产超过5.5万亿,也就是2%的高端人士占了82%的资产。

我们先来看一下顶级富豪。3月5日,福布斯发布2019全球亿万富豪榜榜单。榜单数据显示,2019年,全球共有2153位富豪财富超过10亿美元,榜单中所有亿万富豪的总财富高达8.7万亿美元。其中,排名前20名的富豪财富总计1.2万亿美元,约占全部上榜者总财富的14%。按国家看,美国亿万富豪人数最多,有607位,中国内地有324位,德国有114位,印度有106位,俄罗斯有98位。也就是说,中国324人有10亿以上财富。

2018年12月26日,国家金融与发展实验室发布《中国国家资产负债表2018》,公开了中国的资产、负债和财富的“家底”。报告显示,2016年年末,我国社会净财富总计437万亿元。其中,国内非金融资产424万亿元,对外净资产13万亿元。据介绍,2016年,我国社会净财富的73%归居民所有,剩余27%由政府持有。中国社会净财富水平,相当于美国同期财富水平的70.7%,位居世界第二。同期,我国GDP为74.4万亿元,相当于美国同期水平的57.2%,也位居全球第二。

也就是说,我国社会净财富总计437万亿元,73%归居民所有,根据中国最新人口数据显示,2018年中国人口总人数约为13.9008亿。那么你平均有国民财富可以这样计算,/13.9008亿=229490元。也就是说,平均每位国民拥有社会净财富22.9万元。

此前,瑞士信贷发布的《2018年全球财富报告》中指出,中国目前家庭财富规模达到52万亿美元,仅次于美国的98万亿美元,位列全球第二。当前我国人口总数13.75亿,按照10月22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1:6.9316来计算,中国人均财富达到了26万2141元。这个数据与我们上面计算的22.9万相差不多。

当然,上面这些数据是我国的“家底”情况,与个人的资产状况有关,但还是不一样。我们上面计算的人均国民财富22.9万也只是好玩。反应个人家庭资产状况的还是居民家庭资产。在今年11月初,德国安联保险公布的最新一期全球财富报告显示,全球居民每7个人中有一个属于中产阶层。这份2018年度全球财富报告指出,为中产阶级壮大做出最大贡献的是中国。在个人资产的绝对增长方面,美国再次超过中国,排名世界第一。2017年,全球居民家庭金融资产总值的增长中,美国占到44%,中国为25%。

安联的报告称,中国在全球财富阶梯上的攀升"令人印象深刻"。作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,中国进入中产阶级的居民数量已经占到全球总数的一半。在2000年,全球被定义为中产阶层的人数还是5亿人,其中一半居住在日本、北美和西欧。但到了2017年底,上述工业国家的中产人数所占比例就降至全球的四分之一,而中国的中产居民则占到全球的一半。

2018年11月23日,根据金原投资集团、胡润百富在深圳发布的《2018中国新中产圈层白皮书》,截至2018年8月,中国大陆中产阶层的家庭数量达到3321.4万户。其中,北京是拥有最多中产家庭的城市,其次是上海,广东省是拥有最多中产家庭的省份,这三个省市共拥有1663.4万户中产家庭,占50.08%。

那么,我们离橄榄型社会还有多远?“橄榄型”社会的基本特征是“两头小,中间大”,这有利于社会稳定。2018年9月16日,中国发展高层论坛专题研讨会在北京举行,在“收入分配与阶层流动”分论坛上,南开大学中国财富经济研究院名誉院长、教授陈宗胜指出,当前我国收入分配格局变成“葫芦型”,上边一块,下边一块,这种情况相对于(以前)金字塔型是进步,但是还远达不到“橄榄型”。我国的收入分配格局,改革之初是扁平的“飞碟型”,上世纪八九十年代逐渐成为“金字塔型”,现在变成“葫芦型”。

实事求是地说,除了收入分配等的确存在不尽人意的地方,但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在于“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”。如果把“做大蛋糕”比喻经济增长,“分好蛋糕”比喻收入分配,首先还是要把“蛋糕”做大,才能让更多人分得一份较大的“蛋糕”。反贫困理论认为,经济增长是缓解贫困的决定性因素和前提条件,减贫有赖于经济增长,经济增长是减贫的强大动力。换言之,从“金字塔型”向“橄榄型”社会迈进,必须有经济增长作为前提。目前,我国社会治理模式已经向着更公平、更高质量的“橄榄型”社会治理模式悄然转变了。

  5月4日,在中超联赛第8轮的比赛中,广州富力在客场对阵上海上港,结果富力队0-2不敌对手,赛后富力主帅斯托伊科维奇坦言两队实力不在一个层面上。

  本报讯 (海河传媒体育中心记者谢晨)2019年亚俱杯女排赛昨日在本市武清体育中心展开第二日的争夺。A组的中国香港队以0比3不敌哈萨克斯坦队,B组的斯里兰卡队以3比0轻取土库曼斯坦队、泰国队以3比0横扫越南队、日本队以3比0战胜朝鲜队。由于伊朗队退赛,天津队昨日轮空,全队也安排了一堂极具针对性的训练课。

  广州日报全媒体记者 杨敏

  此前外界对于有关国家集训队的话题议论纷纷,尤其是本次大名单恒大球员入选人数多达8人,而且集训队的主教练也是恒大的主教练,卡纳瓦罗身兼两职,如此之下是否会在训练中仍旧以恒大为班底呢?  苏宁国脚谢鹏飞表示并没有,“不存在的,我们来到队中之后教练就把所有球员打散了,训练期间不会存在俱乐部与俱乐部之间的差别”。  入选本次国家男足集训队之前,谢鹏飞险些在与上港的比赛中力挽狂澜,实现戴帽的好戏,只可惜被判越位在先。联赛火热的表现是否是卡纳瓦罗看上自己的原因,这位93年的国脚不太确定:“我也不太清楚是不是因为前两场联赛的原因,因为我们球队去年也有跟卡纳瓦罗有过交手,所以我不确定卡帅啥时候开始关注我。”  作为首次入选成年国家队的谢鹏飞,训练中也是十分积极卖力,采访最后也希望自己能够贡献所有力量,尽可能地帮助球队。

  大资金将会告诉你,今天,买与卖,哪个风险更大?

  连云港“药神”案初定5月22日二审开庭,律师将做无罪辩护  

Powered by 迪士尼彩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